您好!欢迎访问洛阳富道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富道生物耗材
专注高端生物耗材
助力全球生命科学发展
咨询电话
400-160-1996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正文
癌症生物标志物的IHC抗体,都有哪些选择?
发表日期:2021-09-22

生物标志物是天然分子,可用作正常生物过程或疾病状态的指标。这使其成为诊断和预后以及确定所选疗程是否有效的宝贵工具。通过比较不同样本类型的生物标志物表达,研究人员可解开潜在疾病发展和进展的复杂机制。在癌症研究领域内,可使用各种免疫测定技术检测生物标志物。其中,免疫组织化学 (IHC) 尤其有优势,因为它与需要裂解样本后才能分析的方法不同,可为肿瘤和肿瘤微环境 (TME) 提供空间上的测量。因此,IHC 有望揭示基于生物标志物表达和定位的新见解。

 癌症生物标志物
癌症生物标志物

通常,癌症生物标志物是某种特定癌症类型的直接指标,或与诱导癌症的发展有关。众所周知的例子,比如,已成为许多乳腺癌的重要治疗靶标的人表皮生长因子 2 (HER2/ErbB2),以及常规用于确定患者是否会获益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的程序性死亡配体 1 (PD-L1)

 DNA

通过 IHC 检测到的其他癌症生物标志物包括淋巴细胞或骨髓细胞表型和功能的标志物,其可用于定位肿瘤和肿瘤微环境中不同的免疫细胞。这些通常与 TME 标志物(如纤连蛋白或角蛋白)一起研究,以更好地了解癌症如何影响血管、成纤维细胞或细胞外基质 (ECM) 材料。使用 IHC 检测上皮-间质细胞转化 (EMT) 的标志物对于评估癌症进展至关重要。在 EMT 过程中,上皮细胞失去其极性和细胞间粘附能力,随后形成以迁移和侵袭特性为特征的间质表型。这可促成转移,因此监测 EMT 发生的程度至关重要。肿瘤侵袭性也可通过检测增殖、细胞死亡或细胞周期停滞的标记物来评估,因为细胞增殖和细胞凋亡失调是癌症的经典标志。

 

 
细胞工厂

不受控制的细胞生长是另一个有据可查的癌症标志事件。它常与抑癌基因的突变或缺失相关,抑癌基因的作用是减缓细胞分裂、修复 DNA 损伤和促进细胞凋亡。使用 IHC 监测抑癌基因,研究人员能够研究这些蛋白在癌症发展和转移,以及在促进对治疗干预的耐药性方面的作用。

推荐产品
网站首页 细胞培养耗材 细胞工厂 细胞摇瓶 细胞培养瓶 关于富道 联系我们
首页 电话 联系